21,145 瀏覽數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撰文.陳維健)


    農曆新年初一(2012-01-23),闔家歡聚之時,爐霍縣數千藏人在呼籲西藏自由時,受到軍警的鎮壓,一名藏人被開槍打死,大約30多人受傷。僅二天後,24號色達縣又有5名藏人被打死,接著是26日阿壩壤塘縣,軍警向示威藏人開槍,又打死一人,打傷多人。連續的開槍,使幾個月以來,對接踵而來藏人抗議自焚事件的思考變得更為沉重。 
    爐霍、色達、壤塘開槍事件顯然表明,藏人的自焚並沒有使中共對藏人的殘酷稍有收斂,而是更為瘋狂。毫無顧忌地向示威的民眾開槍,甚至對沒有聽從禁令上街的平民開槍,這是中共在內地「維穩」中極少出現的。「六四」事件後,中共汲取教訓,對於群體抗爭事件基本上不再開槍,即使出現推翻警車、衝擊政府機構這樣較為嚴重的反抗行為,至多也是用警棍、水槍、催淚彈進行鎮壓。但是中共對於藏人的鎮壓卻是例外,槍照開、人照殺,完全不憚於國際社會的譴責,更不憚於引起民憤。中共至所以這樣,因為藏民只有六百萬,完全不構成反抗中共的力量。如果說藏民的反抗是整個中國民眾反抗中共的一部分,中共不到萬不得已就不會開槍。但是在中共長年以來對西藏問題的歪曲宣傳下,中國民眾對西藏大都存在著偏見,再加諸與大漢族主義的心態度。漢族民眾還不可能將藏族民眾的反抗,視作中國民眾反抗中共暴政的一部分,甚至認為藏族民眾爭取自由的鬥爭,是分裂國家行為,中國將會失去大片土地。因此,他們的立場往往與政府的立場相一致。另一方面,對於從物質利益考慮問題的漢民眾來說,他們只看到中共在藏區花了大量的錢,藏人的生活條件甚至超過內地,他們有嫉妒心,認為藏人得了好處還賣乖,反抗沒有道理,他們很難從西藏的文化與精神的角度來考慮西藏的問題,除出位數不多,從民主自由,民族自治的高度來支持西藏民眾抗暴鬥爭的人士以外,一般民眾並不反對中共暴力鎮壓藏民,所以中共對藏民族的鎮壓特別的殘酷,無所顧忌。
    在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有多達16名藏人抗議自焚,這種以燃燒自己的生命表達對中共的殘酷統治的抗議,其英雄、壯烈、偉大無與倫比。在當今世界很少有一個民族為了自由,有那麼多的人前赴後繼自焚抗暴,他們的悲壯行為譜寫一個民族的英雄史詩。但對中共這樣冷血的共產政權來說,卻不會有所撼動,雖然自焚促使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有更多的譴責,但是對國際社會已有相當對付經驗的中共來說,並不會覺得有什麼威脅。他們照樣可以編織謊言,指責對中國內政的干涉等一套說法於以對付。當然最重要的是中共認準了西方政府不會因西藏問題與中國撕破臉,損害他們在中國得到的利益。而對於國際社會來說,隨著自焚人數的增加,在一次又一次的驚呼後,也會逐漸趨於疲勞,變得淡漠,熱度退化,最後自焚者變成了一個相加的數字,人們甚至記不得後來者的名字。
    自焚是非暴力抗爭的最高形式,當抗爭還有其它方式可以進行的時候,人們不會選擇自焚。那麼自焚以外是不是還有更好的抗爭形式,雖然人類抗爭史上所有的抗爭形式都不會是新的,但抗爭的形式可以不停的流轉。比如說前二年提出的「不穿皮毛運動」,這個運動開展的很成功,中共做不到強迫藏人穿皮毛。這件事中共感到藏人對達賴喇嘛的感召力,但他們對此無能為力。還有去年開始的不過年運動,當局為了破壞這個運動,發錢給藏人讓他們過年,但發了錢我也不過年,沒有人能夠做到讓藏人一定要過年,當局不可能拿著槍逼著藏人去參加嘉年華會,逼人穿上新衣服,逼人跳舞唱歌,逼人吃團圓飯。總之,只要是當局強加於藏人的,藏人全都消極抵抗。這樣的抗議雖然無聲無息,但是所顯示出來的抗爭力量卻是相當有力的。最近,中共在西藏推行的「百萬國旗領袖像進村入寺」的愛國主義教育。想出這種文革式的宣傳方式的人,顯然食古不化。國旗領袖像,特別是領袖像不要說在藏地,就是在內地也不可能推行的東東,放到藏地只能是加深民族矛盾。雖然通過權力把這些東東發下去了,但藏人完全可以借此發起一場無聲的反抗運動。當然不是抵抗發行,而是在「笑納」以後,把它扔進垃圾桶裡,或者把它扔得滿街都是,在那些必須要張貼的公共場合,可以把它貼得歪歪斜斜,弄得皺巴巴,髒兮兮的,這樣做,藏人既表達了意志,也發了心頭之恨,當局自然會氣急敗壞,但也無計可施,總不能為此就開槍殺人。
    「不合作」是全民對當局的意志對抗,是軟實力。當局動槍,民眾就不能動刀,這絕不是說民眾沒有動刀的正義,而是刀鬥不過槍。「不合作」的非暴力抗爭需要全民族擰成一股繩,特別是那些有影響力的藏族知識份子與名人,只要他們不與當局合作,不但讓中共營造不了和諧的氣氛,也能對民眾起到示範作用。「不合作主義」甘地在1908年提出以後,對印度與世界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尊者達賴喇嘛的非暴力路線與甘地不合作主義是一脈相承的。當然今日的中共其殘忍與當年的英國殖民統治者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但「不合作」依然有著它的現實意義。當自焚這樣極致的非暴力抗爭之後,可以將抗爭形式放低一點,長久地維續西藏民眾的抗爭,將犧牲減少到一定的程度,等待爭取自由,自治的機會。而這樣的機會,終有到來的時候。看看當今的世界民主化的速度,我們就會心生希望。
    作者:陳維健/來源:博訊



本篇發表於 各界高評闊論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