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7 瀏覽數

香港回歸感言2014


受大陸陰霾影響,香港也長期也是灰濛濛。(圖片:香港昂船洲一隅)

         中共見香港回歸17年來,表面回歸但人心不歸,中共搞的所謂一國兩制這類如梁振英口中:一國兩制是「史無前例」的,基本法是「不容易為常人所知咁好」等等向奴隸主跪安的奴才話,意圖混騙港人,梁振英一類插科打諢專搞亂香港及賣港的香港最高權力者,也如他口中的「史無前例」,香港另一犬奴人馬曾偉雄更與粱振英合作,令警隊淪為土共的鎮壓機器,人問他良心何在?便答:『我的良心和你的良心是不同的!』猶如訪問一名地痞流氓般,怎不叫港人:「倒抽一口涼氣?」,土共這類流氓政權,在奪來之初已是不合法的違憲違道違德的,到大權在手還不發揮流氓本色?現更假梁振英等一眾犬奴來擴大自由行,務必來個「硬殖民」,來摻雜劣根敗莖入香港搞局!
         現在的香港動輒得咎,說聲「蝗蟲」便當你歧視,稱它們「強國人」又要喊打喊殺,敢問香港沒法治了嗎?而大陸一定無法治是眾人皆知,它的管治只能稱「人治」!如果管治的領導人只為低文化族群的話……..;換句話來說如大陸有法治的話,為一句「強國人」的稱號,便要買起人,強國人這便構成了刑事恐嚇及自稱黑社會(大陸)成員罪,倒頭來他們豬扮人的稱香港人做「港豬」、「港燦」、「英國殖民狗」便要笑迎嗎?一個低等文化的,必定自卑心重,而要訂出規限怎樣便不准,怎樣便犯法,以平衡自卑心態(包括香港的辱警罪),通常甘認自己為弱勢社群,才會想方設法去強要人去尊重他們,立了限後,到時你說實話,也當你揶揄它們,這樣的指鹿為馬,如你說一頭鹿是鹿不是馬,你便能招殺身禍,如它們指一袋垃圾是錢,但你說它垃圾你也能被定罪;所以,一眾奴才(建制狗黨、保蝗黨),別再無無聊聊的想辦法去自閹自割討好「蝗」上了。
         中共收返香港(美其名:「回歸」)後,中共魔爪不斷的把香港染「黑」,其卑污手段層出不窮,香港猶如患上癌症般等待死亡。因中國共產黨所染指的地方,就如蝗蟲過境一樣寸草不生,所以共產主義是地球上最齷齪最卑劣的一個主義,五份二以上地球上的人曾給共產主義強售其奸污染思想歷百載,現仍餘三份一地球人仍然受災於共產主義,何以還有人仍在行使共產主義,皆因他們要繼續維持獨裁專制下所壓榨的利益,故此,共產黨堪稱為地球癌症絕不為過。
         回望大陸地方,不論人文、道德、環境、食物等,盡皆烏煙瘴氣,做出來的產品、食物,都非供人類所能用,何也?皆因只可外觀而不能食用焉!上至空氣、食水,下至地下管道,也因鋪排「崛起」之黃梁好夢而遭受污染。因光只向錢方面看,所以道德倫常等人類應有情操也拋諸腦後;也才有地溝油、頭髮豉油、假雞蛋、禽流感、鎘米、重金屬食水、PM2.5空氣等中共「毒」有產物。科技創作方面,因訊息監控資訊封鎖,自由欠奉,何來可騰出空間來想想創意及科技?唯一途徑便是偷盜剽襲來完成「科技創意」了。
         1949年中共建政至今,未有一項半項對人類或全球有益有貢獻的科技或文學產品出現,六十多年天天「虎爛」(腐爛),偷雞摸狗的技倆則一再昇華,已到了無孔不入無洞不鑽地步;再看軍事方面,用一句弱不禁風來形容中共的軍事設施最為貼切不過,鋪鋪口響響要去攻擊別國,但又怕真的要打起來便亡黨,只像一頭裝凶作勢的無牙老虎般虛有其表,怎打?怎勝?早前外五毛施諾登到香港搞局,攻訐美國的訊息監控,更又突顯中共的控制技倆並非適合正常人類所擁有的,何也?心虛所然。難道民眾要反抗時用磚塊還擊,及後,便不許工廠出產磚塊?而也全改用荳腐渣來搭建屋宇、橋樑或摩天大樓嗎?這等所謂非人類方式(或可叫怍奴隸式)的監控,真的可保中國永遠屬於”紅色”國家嗎?
         這段時間,中國民眾也漸漸甦醒(雖然迷醉了60多年),紛紛也來抗”紅”了。至於香港遭中共沒收的17年,漸受中共污染,所謂”蠅營狗苟”,梁賊振英、林鄭月娥、曾公偉雄等……..一眾狗官奴才,均致力於摻雜香港人,令一眾蝗蟲侵港霸佔地頭,攫奪本屬香港人的福祉,更欲消滅廣東話,淪陷道德倫常領地;青關會為禍作惡,愛港力等雜團犬奴不斷禍港,使香港本為小康的城邦,變成永無寧日怨氣叢生的死地。
         梁振英在香港搞局3年,放任自由行,令香港經濟不振,靠賣奶粉維生,一地烏煙瘴氣,本靠旅遊業的,現一地自由行,本為繁榮地,盡變大陸風貌,外國人漸對香港失興趣,只留大陸一堆走水貨的滿地跑,令香港頓成髒、亂、吵的死地,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見自己家園如斯田地,會否對港共匪人感恩戴德?
          香港打從放任自由行(實為合法偷渡)的時候開始,已像腫瘤癌患一樣,用不堪入目來形容香港並無不妥。連空氣食水也遭中共「被恩賜」,香港人有機會必定萬倍奉還。正因一眾「紅人」有如梁振英等佔住了政府高位,所以在世界人看在眼裡,香港在國際間的聲譽及地位已逐年遞減。
         在香港就連小學生或幼稚園生,也盡教一些膚淺不堪的唱遊,例如:『中國是個好地方,這個地方叫中國,中國是個好地方』,但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中國好在哪裡?相信找也找不到,這豈不是把謊話說上百遍變以為可作事實嗎?對著這類的所謂教材,學生必定日漸無心向學!
         港鐵口或橫街陋巷也不乏大陸”移民”到港的生力軍--臭要飯(乞兒)。乞兒這一行真正是無本生利的一個行業,如閣下想”入戲”一點,可把腳敲跛,便可保”其門如市”,現今的乞兒不會爛衫爛褲滿面油垢,通常都有兩人作夥,例如太子港鐵站A出口,每天都有所謂倆父子,扮父親的坐在輪椅上扮痴呆,扮兒子的高喊著:『阿哥阿姐可憐吓我哋啦,畀廿蚊買飯畀我阿爸食,我老竇中咗風唔講得嘢』,人流少的時候,那扮兒子的會叼著香煙,人流多時,那扮不能說話的「中風父親」竟也會出聲斥罵那扮「兒子」的演員說:『話埋我中咗風嘛!』真的神奇;又印證了有錢使得鬼推磨,有財啞的也說話了!以前乞兒不會計較閣下「施捨」多少,但現在的一開口便要畀錢佢買盒飯,若現在買盒飯才過關的話,豈非要$30過外不成,有時並非冷血,而是實在太多大陸的乞兒朝九晚五的到香港各地騙錢,大家拿錢出來之前,先考慮他們的環境會否比你自己還富裕?
         香港旺區現在已「處處聞匪語」地步,大陸人講電話永遠都是提高嗓門喊話,如有不知道或聽不懂的,還會以為他們正在吵架。
         自由行太多,大陸人可到香港甚是容易,北姑帶病到港,高度發揮傳播性病或愛滋病媒介的角色。
         女蝗到港其中途徑是:嫁一個在港住公屋的阿伯,等阿伯死後(甚或把其害死,例如應可救的卻「失救」死),名正言順的取到公屋,而並非該名已死阿伯所出的子女,也可以到騙取到的公屋單位「團聚」。
         在香港現今的所謂議員(尤以建制保皇派為甚)如蔣麗芸之流,對香港已是無甚貢獻,正職獨沽一味利用香港人辛辛苦苦掙來的的福利金及土共黑金來騙公公婆婆(蛇齋餅稯)的支持連任爭席位,副業是幫大陸人騙公屋及取綜援慷香港人之慨,這等蟊賊以奉迎中共這類垃圾政權為榮,可算是連昆蟲都不如,唯一下場只有等天收而已。
         蝗禍不單止此,電視台的節目也公然嵌入廣告,如紙巾,飲品等等,不時令人厭煩的數秒大特寫鏡頭,令到香港的電視劇充滿商業味道,這樣下來便一如大陸的古裝劇也可在山頭見到高壓電纜,清朝會有日本房車停在屋旁的笑話了,可見中共染指的地方包括大陸,也是本著無心治國或無能治國更或黑社會治國的宗旨去演繹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了。
         在英治時期,英國所教化的禮節和社會秩序,在大陸收返香港後竟也丟回了英國,左上右落變亂穿亂插。
         「蝗蟲」隨街大小二便也是中共歷次殺人整人運動中所洗煉出來的國技之一,而是爐火純青的,真難明從大陸輸入的所謂:新香港人,竟然大多是老弱傷殘、神經質、文盲、不滿現實的,這樣是否當香港是一所神經病院,老人宿舍或傷殘中心?香港怎去再顯繁華?別對我說就「憑」他們。

政府上下 權威盡喪
         現時的香港上至特首議員法官警員等一類公職人員,權威盡失,何也?自1997年後,香港的法治及行政方式,已沒有一套正規理念去規範,想到甚麼便甚麼。例如,剛立法的辱警條例,古云:『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自己身為警隊但卻一整天都在出賣自己尊嚴,壞事做絕,公然警黑合作,打壓「佔中」抗爭人士,置市民遭毆打、刑毀、非禮、報警等罪行於不理,還稱被打者及和平無反抗的市民作暴民,天天找條警隊茂里(註:廣東話形容詞,呆頭呆腦跟嘴學舌的人)洗香港人的腦,黑警(註:警員執法其實如黑社會般無法無天或與黑道合作,故稱黑警)在市民心目中尊嚴一跌再跌,急需立法來禁止市民辱罵警員。
         查警隊自回歸大陸以來,制服開始褪去了軍人制服的「精神帶」,跟普通保安員制服差不多,市民一向只認同保安員只是等時間捱日子的「看更」而已,所以,警員的身份尊嚴便已退去三成,加上97後中共的思想定位,使警對成了與民為敵打壓異見的政治工具,教市民怎去尊重,怎去感覺警察職業是有抱負有理想的正義之師?
         再者,現在警員已失卻了偵查案件能力及知識,因為警隊中也出現大量害群之馬,例如:休班警員偷拍裙底春、休班警員涉非禮、警員縛著市民抬到暗角毒打、警員涉貪污等,而且更有變本加厲,淪為政府打壓自由集會抗爭的工具,眼見原本為正義之師的警隊,變成冷血的打手,在佔領中環運動中,一個無能特首,配一個無能的保安局長再加上無能的警務署長曾偉雄,組成「三無」組合動亂香港,甚麼也用法治來擋,將警隊推至風急浪尖成為夾心人。
         香港的官議員因梁振英的無能及貪腐,將自己的民望及人格都全捐獻出來為梁振英護航,令一整個政府也與民為敵,各官員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好像梁賊永遠會管治香港般,每日人人鬥廢鬥無能,好像當香港人也和他們一樣低智反智,官員的傾共扈從性格看在市民眼裡,怎不心灰意冷?香港人五六十年代為逃避共產黨而到香港,立下威名威信,如今卻連尊嚴人格自由都不要的去向中共招手討吃,你們對得起上一代和下一代的香港人嗎?
         自從梁振英這一任開始,因其人胸無點墨,氣量過人的狹窄,記仇憶恨,而且還是江澤民的一頭傀儡犬奴,怎不助長中共對港氣焰?年來的赤化引港人的醒覺,出來要梁振英下台,爭取普選特首,抗爭近一個月時間,只懂要警員去擋去撐,他身邊官員低智若梁志祥,曾偉雄、梁愛詩、葉劉淑儀、周梁淑儀等歪理百出,動用黑社會搞局,以為靠黑社會、靠惡、靠狼、靠兇、便可嚇怕港人,卻弄巧成拙反而更多人出來反抗。
         更有一些廢人想出的點子是:如不善待大陸人便成了歧視罪,這等舐共份子真的白痴兼搞笑,令香港人蒙羞,何以香港會出了這類的所謂學者?
         現今的香港,受梁共政府的無能管治下,已幾乎回到了60年代,香港受共匪擾亂的年代,需要一些有權威,正統的人來撥亂反正了;若香港再呆在共匪手底下,必遭國際棄如敝履,無可藥救了。
         雖然全文也是牢騷滿腹,但這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更有一些事情,也是令香港變成跛腳鴨的原因,也不去多談了,望真正的香港人去體會去印證,究竟中共接手污染香港之後和英治時期有何不同,亦望全港市民共勉之,切莫與中共一起沉淪,泥足深陷而掉入萬劫不復的地獄裡去。

———————————–


本篇發表於 吾知吾見 並標籤為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