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張德江策劃「偽港獨」陰謀 全國人大淪顛覆政權工具

★港獨是梁振英及左賊們(張德江、張曉明等一眾牛鬼蛇神反習集團)想泡製出來引起香港紛亂暴動乘時作亂的時機,大家不妨回想他們已多少次得逞?林慧思事件、佔領中環、過年賣魚蛋變暴動警察開槍鬧劇、七一前縕釀(不成功)、立會選舉(不成功)、是次所謂港獨辱華乃魚蛋暴動的延伸鬧劇;梁游的幕後金主為梁糞劉迺強,製造一路所謂本土激進派來做電兔,等你班不用腦的人頭豬和獻世派有同一理念,人人禍港,怎不令梁賊振英笑甩下巴,如今又借釀成釋法在攪局,難道香港人真的任憑689及雙張賊再逞兇?
【評論文章/文:漢江泄】
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政治局常委張德江發動全國人大常委會擬就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04條的釋法,有別於歷次釋法,事不尋常,滲入極度複雜的政治圖謀。今次釋法完全是中共高級幹部等陰謀家把「港獨」小題大做,以達致反革命、報復「習核心」、不滿中紀委巡視報告等表態。這些陰謀家綁架了維護「國家領土完整」及「國家安全」等大是大非原則;利用了香港部分建制人士的愛國情懷;炮製「偽港獨」組織「青年新政」及「本土民主前線」等,利用年輕人自編自導自演鬧劇,儼如自殺式襲擊;操控了全國人大系統間接成為顛覆政權的工具等。若當局者今天仍不看清形勢,警惕過程,及時終止亂局,勢自掘墳墓。
在建制陣營中所謂的「港獨」問題,並不是近月的事,可以從2015年1月特首梁振英宣讀「佔領運動」後首份施政報告說起,他在報告引言炮轟香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主張香港「自立自決」,他其後在記者會上,當着半百記者面前翻閱《學苑》及《民族論》,並讀出內文。經梁振英的「誦讀」及左報喉舌的鋪天蓋地報道,成功炒熱「港獨」話題,成為「港獨之父」。
其後,香港出現連串資金背景成疑、卻有組織及動員能力強的所謂「港獨」或「自決」組織,包括「青年新政」、「本土民主前線」及「香港民族黨」等。在行動方面,雖曾事前大搞「勇武」衝擊中聯辦大樓,但主辦者突然失場,結果只有數名支持者參與,衝擊不成,多名「勇士」因響應不帶身份證而被警拘捕。
在連串聲勢下,造就了「星級港獨人士」,包括年輕而指揮力強的梁天琦、賣姿色的游蕙禎、以及其後「執二攤」獲梁天琦加持走進立法會的梁頌恆。游蕙禎和梁頌恆的出身及成長背景,看不到是對民主的追求,是突然橫出的。梁天琦參加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時,鋒芒畢露,他在出席補選選舉論壇時有提過「港獨」主張。其中,今年2月22日出席DBC數碼電台的選舉論壇,當時說:「2047年是香港另一個轉捩點,我們這一代是否仍像上一代般不敢出聲,繼續任由兩大政府宰割?我不想下一代再承受惡果, 所以『港獨』絕對是一個出路,只要香港人支持。」之後,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前夕,有多個組織主打「港獨」旗號參選。

釋法決定急 上周一才通知
從上述事件可見出現「港獨」之聲已經逾年,不過,從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談話內容來看,張德江不是剛睡醒,就是有心「忽然釋法」。因梁愛詩說,是於周一(10月31日)收到通知,要求基本法委員會提供對釋法的意見,可見全國人大的釋法決定顯得非常之急。
中央電視台昨晚7時的新聞聯播發表長達兩分鐘的報道,詳細講述人大常委會討論釋法。「全國人大常委及列席人士普遍認為,釋法是十分及時、非常必要;報道又狠批立法會少數候任議員故意違反宣誓要求,公開宣揚港獨,是公然挑戰基本法,衝擊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對國家主權、安全造成了嚴重威脅,中央不能坐視不管。」根據央視的影片,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以及列席的港區人大代表譚惠珠、廖長江、陳振彬亦有在會上發言;報道稱委員進行充分討論,但無交代釋法具體內容。
單看上述論述,肯定全中國人,以至香港的民主派也不會反對的,因回歸至今,沒有泛民主派去觸碰「港獨」這禁區,爭取民主也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之下。
野心家攪局看準時機,今次剛好落在「六中全會」閉幕、鞏固「習核心」期間。今次釋法,不是「以法論法」,而是中共高級幹部等陰謀家把「港獨」小題大做,以達致反革命、報復「習核心」、不滿中紀委巡視報告等表態;中紀委的中央巡視組於10月14日公布,揭露全國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有人私設「小金庫」等問題,迅即惹起該利益團夥借「偽港獨」議題反撲。
攪亂香港,製造亂局,給「習核心」出難題,是今次釋法的圖謀。這些陰謀家利用「國家領土完整」來綁架中共高層,以更有利控制全國人大系統,以達致做大謀權的陰謀,同時也更證明了「港獨」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陰謀。

須改革基本法委員會組成
負責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供意見的「基本法委員會」,疑僅代表一方之聲,立場極左。這個組織的成員是與中聯辦關係極度密切,包括劉廼強、黃玉山、徐澤及黃蘭發等。國務院港澳辦前副主任徐澤,正是梁振英當年參選特首時,他落力替梁北京拉關係;現中聯辦副主任黃蘭發則在香港「黑白灰」三道也具人脈,一聲令下,社團也會給臉子。上述人士盤踞基本法委員會已久,看來是時候作出換班改革了。
值得注意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指出:「新形勢下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重點是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要從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做起······」由此可見,整治政治局常委等高級幹部,才是當前要重點,也是中紀委之前說過的:「擒賊先擒王」。
從周永康被立案審查,破了中共「刑不上常委」的官場規則,也是改革開放以來首位因違紀被查的正國級領導人。重看周永康案,單是從偵查至起訴一位已卸任的政治局常委,需要經過一段頗長時間,始於2013年12月1日,終於2015年6月11日,每個步驟,包括對外公布的時間,也計算精確,包括同時在當天公布各省市地方的中共黨委及中央國家機關表態堅決擁護中共中央對周的查處,對其黨羽起震懾作用。
2014年7月29日傍晚6時,新華社發布消息,宣布由中紀委對周永康正式立案審查,這是中共官方首次公開證實對周永康實行審查。中共選擇在這天公布立案審查,這天正是「世界愛護動物基金會」確定的「國際老虎日」,公布擒拿這隻「大老虎」,充滿黑色幽默感。同年12月6日凌晨零時正,新華社突然發布消息宣布周永康被開除中共黨籍。
2015年4月3日上午9時,新華社發布消息,指出周永康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並經指定管轄,移送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2015年6月11日傍晚6時,新華社發布消息,指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同年5月22日以涉及國家秘密為由對周永康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洩露國家秘密案進行了不公開開庭審理。同年6月11日,一審宣判,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財產。

人大委員長是「攪局」職位
在周永康案,有一點頗有趣,就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似乎是陰謀家攪局的重職。周永康就曾被指在中共十八大之前極端戀權,「拉幫結派,密謀操控,試圖繼續留任」,甚至意欲升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當某些勢力的後台老闆」,此舉在中共黨內引起極大反彈。

來源轉自:
【2016年11月06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