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深入中國當代黑暗史的死角

作者: 蔡詠梅
讀袁凌的《秦城國史——中共第一監獄史話》
1991年6月4日新華社發布了一條驚人消息說,毛澤東那位臭名昭著的夫人江青在保外就醫之間已於21天前(即5月14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殺身亡」。該報導還說,江青早在1984年5月4日已保外就醫,沒有住在監獄中。由於新華社的權威性,江青死於監外她的居所似乎成為定論。美國著名漢學家譚若思(Ross Terrill)中文翻譯本的《江青大傳》更指江青保釋後在北京酒仙橋監視居住,後在公安部醫院上吊自殺。
但上述說法是誤導。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的《秦城國史——中共第一監獄史話》引用親自監管江青的秦城監獄監管處處長何殿奎的話披露說,江青至死沒有離開過秦城監獄,她是死在秦城,而且也不是上吊自殺,是服安眠藥而死。

秦城監獄監管處處長何殿奎。網絡照片
中國的秦城監獄,是1958年蘇聯援助中共興建的公安部直屬監獄和看守所,專門關押中共頂級高官和重要政治犯,是中共極權政制的象徵標記。第一批犯人是所謂戰犯,即國共內戰被俘的國軍將領,如黃維、康澤等。文革後關押過魏京生、鮑彤等政治犯和六四學生運動領袖王丹、劉曉波等,而在這之間長達三十年間關押的主要還是權力鬥爭中失敗被整肅的中共黨政要員,前期有潘漢年、饒漱石、胡風等,到文革時達到關押高峰,走資派和文革派紛紛被投入這所中國的巴士底監獄。最新是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等等。
秦城的歷史就是中共宮廷殘酷鬥爭的血腥史,也是一個見不得光的黑暗史。
這座極權政權堡壘,陰森而又神秘,至今仍然是不可越雷池一步的神秘之地。雖然已有監管人員和不少的前囚徒回憶秦城,但只是點點滴滴。大陸歷史研究者袁凌的《秦城國史》全面揭開了這個黑暗堡壘。作者訪問過不少當事人,還親到現場踩點。在他的挖掘下,不但秦城歷史絞肉機角色現形,也挖掘出不少荒誕的逸聞。那些整人的和被整的輪番被關進秦城,前第一夫人王光美才走出秦城,而整過她的另一位第一夫人江青又被關進了秦城的牢房。牢房永在,進進出出牢房的囚犯角色則在不停的轉換,在在彰顯出中共權力鬥爭殘酷的叢林法則,身在高位的也朝不保夕。好一些紅色顯貴在秦城的角色錯綜複雜今人看來是匪夷所思。比如負責修建秦城監獄的公安部副部長楊奇清和批准監獄財政預算的財政部副部長胡立教,兩人在文革中被關進了自己負責建造的監獄,吃盡苦頭後不禁後悔當初為何不多花點錢把監獄建好一些。荒誕如此,作者袁凌稱猶如卡夫卡式的預言。

《秦城國史——中共第一監獄史話》封底──秦城監獄鳥瞰圖。
有時紅色權貴的種種恩怨情仇最後也會師在秦城。書中提到當年延安有位紅色老外美國人李敦白,在延安見到了投奔革命而來的葉劍英的秘書王光美。當時男未婚,女未嫁,中共的國際友人馬海德的妻子蘇菲從中撮合兩人約會,李敦白請王光美吃了一餐飯,王光美又回請了一次,但最終兩人沒有成事,因為李敦白當時非常迷戀延安大美人孫維世。試想,若當初李王兩人相親有了結果,就不會有王光美後來下嫁國家主席劉少奇這回事了。到文革,李敦白成為外交部的造反派頭頭,國家主席夫人王光美則被打倒,但不旋踵,兩人先後被關進秦城,包括那位讓李迷戀但沒有追求到的紅色公主孫維世。世事無常,看似巧合,但根本上還是共產紅色革命的不斷內鬥自我吞噬特性的常態,不是什麼新鮮事物。
斯大林的大清洗、北韓金家王朝血腥的宮廷殘殺,赤柬在臨崩潰前夕的垂死內鬥,與毛時代和後毛時代的殘酷內鬥同出一轍。這是列寧主義政黨內在性。列寧主義政黨與黑社會頗相似,領袖或黑社會大佬為了維持自己的權力,必須不斷的在內部進行清洗,不斷流血,直到崩潰為止。最近有國安背景的中國富商郭文貴在美國大爆中共高層貪腐內幕,震驚海內外,實際就是中共一場圍繞權力爭奪的殘酷內鬥的爆發。習近平想效法毛澤東,走毛澤東終身獨裁之路,必然會將中共內部權力的惡鬥激化到最後不可收拾的地步。且拭目以待。

來源轉自:
【開放雜誌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 共產黨必亡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