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馬雲辭職 預示殺富往回走時代來臨


馬雲宣布,一年後將卸任。他曾向媒體預言自己的結局,並直言,「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Getty Images)
馬雲預告一年後辭去董事長職務當天,官方就收編了他的搖錢樹支付寶。在中美貿易戰烏雲壓頂、中南海暗潮洶湧之際,馬雲辭職引發各界猜測及反響。
近幾年中國富豪不斷出事,薄熙來的白手套徐明、君怡酒店老闆劉希泳、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明天系掌門肖建華、鄧小平前外孫女婿吳小暉、海航集團前董事長王健等,不是死於非命,就是鋃鐺入獄。這些人背後都牽涉到很多中共權貴家族。
馬雲的辭職,預示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但這個新時代卻是全面往回走的舊時代,將對中國政治經濟帶來巨大影響。

中共治下,私有財產得不到有限保護,隨便一個藉口都會被國家收編,被權力共產。(AFP)
文 /王淨文
紐約時報風波 股票大跌 延後一年
9月7日,馬雲在接受美國彭博電視專訪時表示:「我能向比爾蓋茲學許多東西,我永遠不可能像他一樣富有,但有一件事我能做得更好,就是早點退休。」他正在為退出阿里巴巴做準備,將創立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會,專注於教育。他表示,自己為這個基金會已經籌備了10年。
蓋茨是58歲退休的。馬雲表示,這一辭職並非一個時代的結束,而是一個時代的開始。這話的確說對了,但裡面含義卻涉及每個中國人。
當天,《紐約時報》報導說,「阿里巴巴共同創始人、董事長馬雲表示計畫於周一9月10日辭去這家中國電商巨頭的董事長職務,轉向教育慈善事業,這家價值4200億美元的互聯網公司將出現一次權力交接。」
文章說,馬雲即將退休的決定,正值中國的商業環境出現惡化,北京和國有企業對公司運營進行了越來越多的干預。在習近平主席治下,中國的互聯網行業發展壯大,變得愈發重要,這也促使政府收緊了控制。中國經濟還面臨著增長放緩和債務越來越多的問題,此外,這個國家還捲入了一場與美國不斷升級的貿易戰。
「不管他願不願意,他都是中國私營部門健康程度和遠景的一個象徵,」《阿里巴巴:馬雲的商業帝國》一書的作者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如此評價馬雲。「不管他樂不樂意,他的退休將被解讀為不滿或擔憂。」
消息傳出,阿里巴巴在美國的股市價值下跌了2%。然而,很快阿里巴巴公關部否認了這一說法。
對馬雲的辭職,不光阿里人感到吃驚,印度人也憤憤不平地罵《紐約時報》造謠,因為近年來馬雲在印度進行了多元化投資,包括對數字支付平臺Paytm以及更多數字媒體領域,對印度的零售業影響很大。

近年來馬雲在印度進行了多元化投資,包括對數字支付平臺Paytm以及更多數字媒體領域,對印度的零售業影響很大。(AFP)
北京時間9月8日晚,馬雲自己的《南華早報》發表了採訪阿里巴巴的文章,明確否認馬雲將退休的說法,強調馬雲仍是董事局主席,並會在9月10日54歲生日時公布傳承計畫,以進一步培養年輕才俊接班。
馬雲1999年與人共同創建阿里巴巴,從電子商務到好萊塢影業,從雲計算到在線支付,阿里業務的觸角遍布諸多行業。《福布斯》今年3月公布的「全球富豪榜」顯示,現年54歲的馬雲擁有高達390億美元的身家。馬雲曾多次坐上中國以至亞洲首富寶座,也是白手興家的企業家。
9月10日,馬雲宣布,他將於一年後辭去董事長職務,接替他的將是現任阿里巴巴首席執行官張勇。9月10日是中國的教師節,阿里稱是馬雲的生日,但在中英文官方文件中,馬雲的生日都是1964年10月15日。

9月10日,馬雲宣布將於一年後辭去董事長職務,接替他的將是現任阿里巴巴首席執行官張勇。圖為馬雲出席9月19日阿里巴巴科技展會。(AFP)
一年多前就公開宣布開始準備全退
其實早在2012年,馬雲就曾有轟動一時的退休之舉。當時在黃龍體育中心舉行淘寶10周年慶時,馬雲主動請辭執行長CEO,不再參與具體事務,將大位交給陸兆禧,現由張勇出任執行長一職。
據陸媒《澎湃新聞》報導,2017年3月27日,馬雲出席「湖畔大學」第三屆開學典禮時,談到了董事會主席的接班計畫。馬雲說他從「2009年開展接班人梯隊訓練,到2012年差不多完成,因此我辭去集團執行長的職務。……我現在離開公司問題不是太大,至於要講到底是什麼時候,這就涉及到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規定。」
馬雲表示:「離開阿里巴巴可能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我也在準備退休以後的事情。把退休之後的事設計好,接著就可以期待有一天往那兒去了!」
等到了2017年10月28日,馬雲在接受菲律賓德拉薩大學建校106年來授予的首個科技創業名譽博士學位時表示,「每個人都會生老病死,我們已經努力發展了18年,阿里要活102年。所以,我們從不說阿里巴巴是成功的,因為我們還有84年的路程要走。我們可能會有100次的失敗,甚至是一分鐘的失敗,阿里巴巴就消失了。」
「我不想在七八十歲的時候,我仍然在公司工作,我想我應該死在菲律賓的沙灘上,而不是在辦公室裡。」馬雲說道。
不過,如同馬雲說要回去當老師一樣,這些也許只是障眼法。《新紀元》早就報導了,馬雲早就被官方盯上了,遲早要出事的。 流亡美國的郭文貴屢屢披露中國高層、權貴間的內幕,並一再點名馬雲,還說馬雲「遲早死於非命」,這也讓馬雲是否為求保命才退休,備受外界關注。
郭文貴稱,馬雲的離職和海航集團前CEO王健被暗殺有關,他說「馬雲聽說王健死的時候,他當場就傻了,馬雲你也知道誰告訴我的,王健的死加速了馬雲自己的計畫。」
中國商業雜誌《好奇心日報》評論馬雲退休時也暗示,正值大陸民營經濟最尷尬時刻,馬雲宣布的這個壞消息,加快民企信心的滑落。中國大陸傳統行業企業數量日減,企業融資日益困難,企業稅務負擔加重,土地人工成本上升,消費下滑,市場增長前景有限,而且在中國大陸做生意不僅要擔心是否合法,還要擔心言行是否「政治正確」。

郭文貴爆馬雲捨財保命 政治洗錢
2017年7月20日《南華早報》刪去那篇對栗戰書女兒的報導並刊文道歉之前的7月初,郭文貴在爆料時被網友問起,他直說「馬雲啊,我在第一集就發過推特,一個老領導當時就告訴我,馬雲、馬化騰、包括這個馬明哲……」郭文貴在鏡頭前用手劃過脖子說:「他們將來必定非正常死亡,要嘛待在監獄,一定這結局!」
郭文貴以肖建華命運為例,「不管如何,他們的財富已經不是他們的了,將來國家防止他們的財富外移,一定會用一個大家都不知道的辦法,把他們的財富歸回國家的。」
郭文貴悲觀的說,「千萬記住,中國人一旦你有了巨大財富,你只有兩個歸宿,死亡和逃亡,沒有第三條路。」他表示,若只是有了中等的財富,「要嘛和這些茅屎坑的蛆(高官)同流合污,要嘛有一天你就被消失,你連逃亡的機會都沒有,剩下的你就老老實實當老百姓,順宰的羔羊。」
儘管郭文貴爆料稱馬雲在私人飛機上吸毒、開性愛趴、去澳門叫小姐等,這些醜聞很可能是郭文貴編造的,不過,郭文貴分析馬雲離職的「真正」內幕,有一點是抓住了問題的關鍵。
郭文貴點出了四項馬雲離職的原因。其一,躲避歐洲、美國對阿里巴巴的調查;美歐將聯合調查阿里巴巴和中國政府之間的合作,按理說,阿里巴巴作為獨立民營上市企業,不應該與政府勾結在一起幹一些事的。
其二,江派勢力已經告訴馬雲,中國將走向「私人企業國有化」,阿里巴巴將成為政府鎖定的目標,因此馬雲選擇捨財保命,自願先行退場。
其三,洗錢。馬雲現在檯面上「捨財保命」,實為推卸「洗錢」的罪責。他表示,阿里巴巴為美國上市公司,而旗下螞蟻金服的三輪集資也都是海外機構,直指馬雲早已把錢轉出國外。

阿里巴巴為美國上市公司,而旗下螞蟻金服的三輪集資也都是海外機構,馬雲已把錢轉出國外?圖為2014年3月16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啟動在美國的上市事宜。(Getty Images)
其四,成立基金會,搞政治洗錢。郭文貴表示,馬雲在玩政治現金,早已提前用阿里巴巴、螞蟻金服把世界政治關係搞透了,接著把和中國的官商勾結了結,撇除關係後把錢都拿走,接著成立基金會,大搞國際聯盟。「就像海航一樣,想把錢洗過來美國,一夜之間變成慈航基金,他不叫『馬雲的錢』,他改叫『基金』。」
支付寶被官方收編 馬雲很後悔
馬雲的支付寶,可謂他的聚寶盆和搖錢樹。陸媒9月13日報導,支付寶已與中國銀聯舉行了內部簽約儀式,就支付清算業務達成相關合作,簽約日期是9月10日——也就是馬雲宣布一年後退休的日子。

馬雲宣布退休當天,旗下支付寶與中國銀聯簽約。繼微信支付之後,支付寶也被國家正式收編了。(大紀元資料室)
易觀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中國協力廠商的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403645.1億元人民幣,環比增長6.99%。其中,支付寶市場份額分別為53.76%,占絕對主導地位。
自2016年以來,人民銀行連番發文整肅協力廠商支付行業,下達包括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必須斷開與銀行直連,接入銀聯或者網聯的要求。
喊出「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的馬雲,遭遇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四大國有銀行聯合施壓,支付寶被迫從開始使用沒有任何限制門檻到每日轉帳限額1萬,又到條碼限額500;擁有3億用戶的餘額寶,個人帳戶持有限額由原來的100萬元被迫降低到10萬元……
此外,螞蟻金服近期被央行約談;花唄借唄被關停;螞蟻基金被叫停;天弘基金利率一再突破新低……
在官方的高壓下,馬雲表態說:「如果國家有需要,我將隨時把支付寶獻給國家。」而馬雲在俄羅斯回答觀眾提問時表示:「我最大的錯誤是後悔創建了阿里巴巴。」看來,這種貢獻是被迫的。
的確,忙乎了大半輩子,只為中共做嫁妝,能不後悔嗎?
在艱辛的創業中,馬雲鼓勵阿里人:「寒冷的時候,學會用自己的左手溫暖右手。」「永遠要把對手想得非常強大,哪怕非常弱小,你也要把他想得非常強大。」「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但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
有消息說,為了奮鬥,馬雲夫婦都得了癌症,夫人張瑛得了乳腺癌,馬雲得了直腸癌。2013年還有消息說,馬雲兒子馬元坤得了腦瘤,22歲時死亡,但這是謠言。馬雲夫婦後來在香港生了女兒馬元寶。從孩子的名字不難看出,馬雲夫婦對道家的元、坤、寶很看重。
張瑛說過,兒子是我們事業的犧牲品。夫妻兩忙事業,兒子迷戀上網路遊戲,要不是張瑛辭職在家做全職媽媽,兒子就毀了。然而辛辛苦苦幹了快20年,最後卻不得不上繳國家。
後悔的不只是馬雲,還有馬化騰,因為他的微信支付也被官方收編了。今年初央行發布公示,受理了百行徵信有限公司(信聯)的個人徵信業務申請。信聯的成立,意味著騰訊信用和支付寶信用已經被國家正式收編了。
2015年8月,中共國務院印發的《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指導意見》中第18條提到,「鼓勵國有企業通過投資入股、聯合投資、重組等多種方式,與非國有企業進行股權融合、戰略合作、資源整合。」
有分析表示,中國的私營企業家一旦暴富,都難免成為中共公有制砧板上待宰的肥肉。即使見好就收的馬雲能夠明哲保身,僥倖躲過一劫,也難以改變中國「富豪榜」淪為「殺豬榜」的噩運和魔咒。

中國的私營企業家一旦暴富,都難免成為中共公有制砧板上待宰的肥肉。圖為寧夏銀川一紅色主題村。(AFP
吳小平:貿易戰下私有經濟應離場
就在馬雲宣布要退休的第二天,9月11日,中國財經專欄作家吳小平刊發文章〈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引爆了輿論場。有輿論表示,或許吳小平感受到馬雲辭職的背後,私企所面臨的壓力和風險。
吳小平開篇就說:「在中國偉大的改革開放歷史進程中,私營經濟已經初步完成了協助公有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大階段性歷史重任。下一步,私營經濟不宜繼續盲目擴大,一種全新形態、更加集中、更加團結、更加規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經濟,將可能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的新發展中,呈現越來越大的比重。」
文章先介紹了私有企業發展過程和作用,但在2018年中國面臨美國等西方各國的圍剿,「此時,如果不能集中國家力量,……中國經濟社會的改革開放將面臨難以想像的壓力、阻力。」「……一方面允許大規模私營經濟存在,一方面要求他們高度圍繞國家意志發展,緊密服從國家發展要求,是短時間內獲得國家競爭優勢、趕超世界先進水準的不二法門。」最後說,「私營企業,有其優勢,有其劣根。」
吳小平本人就是私營企業的人。他是大陸米牛網的聯合創始人,曾在上市公司併購部門、外資銀行衍生產品部門和知名投行機構銷售業務部門就職,參與過創建中金公司零售業務、中金公司財富管理部,並任執行總經理。
事實上,要求「私有經濟退場」的,吳小平並非第一人。今年1月,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周新城就曾在黨媒發表文章稱「共產黨理論可以概括成一句話:消滅私有制」,而現在中共鼓勵私有制,就是與馬列背道而馳。
其實,吳小平、周新城說的都是事實。中共自己搞出個四不像,既不是真正的馬列主義,但卻利用馬列來維護自己的權力,不斷折騰中國人。
然而,吳小平的言論一出,網路一片譁然。
有人發帖說:「吳小平說的就是計畫經濟。好在供銷社還在,糧票布票油票外匯卷的範本都還保存著,其實恢復起來,也就是一蹴而就的事。爬坡四十年,返回原地朝夕之間,想起來也是驚悚。」
有人質疑,「是不是也可以恢復人民公社了?是不是要再餓死幾千萬人?有些罪惡(如文革等)不徹底否定,在一定的條件下,死灰復燃。」「是要再來共產主義?」
網名「左手墨跡」則寫道:吳小平「只是明確說出了大家一直以來的擔憂而已,真正讓人害怕的並不是這種論調,而是私有財產得不到有限保護,隨便一個藉口都會被權力共產的事實!」
獨立撰稿人高伐林發推稱:「從《環球時報》到民主派人士無不口誅筆伐。現在此文在國內所有網站都被緊急撤下。是吳某忽發奇想、嘩眾取寵呢,還是真的探到了今上的口風,急匆匆搶頭功?」

官方批駁吳小平 但民企難熬嚴冬
面對民間的強烈反彈,9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評民營經濟:只會壯大、不會離場〉,直接批駁了吳小平的論調。
文章說:「現在,民營經濟創造了我國60%以上GDP,繳納了50%以上的稅收,貢獻了70%以上的技術創新和新產品開發,提供了80%以上的就業崗位。民營經濟不是處於協助的附庸地位,而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礎。」
文章還列舉了19大上習近平提出的「三個沒有變」的判斷:「非公有制經濟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沒有變,我們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沒有變,我們致力於為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環境和提供更多機會的方針政策沒有變。」同時,「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寫入黨章和憲法的基本經濟制度,這是不會變的,也是不能變的。進入新時代,中國的民營經濟只會壯大、不會離場,只會越來越好、不會越來越差。
但是,了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共說的一套,做的是另一套。投資專家蔡慎坤在〈吳小平的殘酷預言戰勝了任大炮的大嘴〉一文中說,馬雲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政商勾結和壟斷經營,所謂的「企業家崛起」純屬子虛烏有,私營企業在中國一直備受煎熬只能在夾縫中苟延殘喘。

馬雲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政商勾結和壟斷經營,所謂的「企業家崛起」純屬子虛烏有,私營企業在中國一直備受煎熬只能在夾縫中苟延殘喘。(AFP)
任志強曾在一個財經論壇上表示:「我個人覺得應該把國有企業都消滅掉,完成它的歷史使命。當我們取消冶金部的時候,我們的鋼鐵成了世界第一;我們取消了紡織部的時候,我們的紡織成了世界第一。大家大煉鋼鐵的時候(一年)1000多萬噸鋼,那已經不得了,今天我們一天的鋼產量就是1000萬噸。」
「對私企的圍剿許多人或許不以為然,如同當年對付地主資本家,人人都站出來圍觀喝釆,但許多人並沒有意識到:消滅了地主資本家,每個人的危險也隨之而來,道理很簡單:當社會秩序經濟秩序甚至倫理秩序遭到破壞,反過來也會讓每一個人付出代價。當你無視別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樣也不會受尊重有保障,輪迴的鬧劇在中國重複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國人不長記性。」
文章說,德國私企占全部企業的95%以上,但德國製造業、出口產品一直長盛不衰!日本上萬億的企業,幾乎都是私企,而且還是百年品牌,與「德國製造」一樣,在質量、技術、產品性能以及完善的售後服務等方面擁有諸多優勢。
但中國的國企,效率低下資源浪費官僚作派幾乎是通病。當資產是「國有」而不明確屬於任何具體個人時,沒有人會珍惜所謂的國企,也不會有人去琢磨國企資產如何保值增值。如果沒有壟斷資源,包括資金、人才、技術和市場的壟斷優勢,國企在市場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競爭力。
而民企的日子就更慘了。有人說,民企漫長的冬天儼然已經來了,而民企幾乎都是束手無策,真正能夠突圍出去的概率並不是很大,民企可騰挪的空間也很小。誰能熬過這個漫長的冬天?或許民企只能咬緊牙關硬撐下去,祈求自己不要倒斃凜冽的寒風中。

預示一個殺富濟共的舊時代來臨
但民營企業這次想要熬過貿易戰下的經濟嚴冬是很難的。
據《南華早報》報導,9月底中共將召開全國國有企業會議,由副總理劉鶴主持,會議主題是支持創新型國企,爭取在2025中國國企能在全球占有一席之地,不說壟斷該行業,至少也要擠進前列。
中共要竭力扶持高科技的國有企業,那國企首先就會和民企爭奪國內市場,也就是說,中共一定會動用各種手段來讓國企戰勝民企,從來擴大國內市場之後,才有資格向國際市場邁進。
也就是說,吳小平說的沒有錯,中共必然會動用國家資本主義的集權方式,只有這樣,中共才能與國際上的自由企業競爭一把,否則中共毫無競爭力,沒交手就一敗塗地。
馬雲代表了官僚資本主義,是私人經濟的一部分,他看清了阿里巴巴遲早會落到政府手中,所以他趕快套現撤離。馬雲被迫退出自己創辦的企業,這是他一個人自主的行為?還是他所代表的中國民營企業家所面臨的共同困境?
馬雲以前說要主動地把自己的搖錢樹支付寶捐給國家,但還沒等馬雲準備好,官方就收編了支付寶,接下來官方接管阿里巴巴、騰訊、京東,也是不遠的事了。
近幾年中國富豪不斷出事,薄熙來的白手套徐明、君怡酒店老闆劉希泳、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明天系掌門肖建華、鄧小平前外孫女婿吳小暉、海航集團前董事長王健等,不是死於非命,就是鋃鐺入獄。這些人背後都牽涉到很多中共權貴家族。
時政評論人士陳破空認為,中共正重走「共產主義」老路,奉行「國進民退」、「黨管一切」,推動第二次「國有化」熱潮,敵視私有資產,尤其對「富豪干政」高度警惕。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對《新紀元》表示,馬雲的辭職,預示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但這個新時代卻是全面往回走的舊時代,這對中國政治經濟帶來巨大影響。
在中國辦民營企業很難,小的時候面臨生存風險,經營起來之後面臨發展風險,長大之後面臨政治風險,所以很多人擔心,私人企業家不是在監獄裡,就是走在監獄的路上,法治中國從何談起?如今這已經不是擔心,而是事實了,很多民營企業家被抓、被殺。
中共要全面往回走,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為中共只搞經濟改革,而不搞政治改革。中國經濟改革走了市場經濟的道路,但政治上依舊搞的是馬列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這兩者是無法調和的,矛盾遲早會爆發。

中共只搞經濟改革,而不搞政治改革。中國經濟改革走了市場經濟的道路,但政治上依舊搞的是馬列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兩者無法調和,矛盾遲早會爆發。(AFP)
這就好比兩條腿走路,經濟這條腿走在了前面,而意識形態沒有跟上。假如北京當權者能夠拋棄中共那套意識形態的東西,把這條落後的意識形態的腿邁進一步,中國就往前進了一大步。但從現在局勢發展來看,北京不想拋棄共產黨那一套,還想回到五六十年代,還想搞共產主義原教旨那一套,為了身體平衡,必須把經濟那條腿退回來,中國經濟就會全面後退,搞計畫經濟、壓制民營企業也就會成為必然。
很多人還沒意識到,這是共產黨的本質決定的,不是以任何人的個人意志為轉移的。只要想維護共產體制,共產黨這個生命本身、這個體制本身的力量,一定會往回走,沒有調和餘地。
當國內外環境惡化、中共覺得緊張時,它一定會走它熟悉的老路,就像人開車迷路了,一定會往回走,對內它一定是高壓統治,把一切抓緊管死,把所有不穩定因素都想消滅掉。
中共要轉向走馬列主義、計畫經濟的老路,苦的是中國百姓,人們又要回到文革的痛苦中。
其實,中共已經在1999年對法輪功發動了第二次文革,人們要是繼續支持中共,繼續充當中共的黨、團、隊員而不三退保平安,那等待他們的,就是惡魔橫行下的無邊苦難。

來源轉自:
【封面故事 / 第601期 20180926 王淨文】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 共產黨必亡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