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浙江女首富為何一夜之間變「首負」


浙江民營企業家周曉光從女首富變「首負」的經歷,如同民營企業在中共體制下所走過的風雨路:歷經千辛萬苦,在夾縫中生存發展,卻不知黑暗的前方,何處是懸崖。(AFP)
曾被譽為勵志企業家的浙江女富豪,為何一夜之間從首富變「首負」?
9月25日,一紙30億債務違約的公告,令浙江民營企業家、新光集團創始人周曉光,從「浙江女首富」的人生巔峰摔至谷底。
據《新京報》報道,周曉光和新光控股集團已被列入法院「被執行人」名單。
9月27日,新光集團舉行債務溝通會,董事長周曉光缺席。
新光集團在溝通會上向投資者表示有能力應對債務危機。大陸新媒體UN聯合財經報道說,債權人稱「沒信心」。
就在前一周,依據《福布斯》全球富豪實時榜單,周曉光還憑藉36億美元的身家穩坐浙江女首富的寶座。
而如今,不僅30億到期債務新光集團違約,另外還有130億元債券壓頂。
從首富到「首負」,中間的距離有多遠?
浙江女首富的經歷或許可以給出一個答案:咫尺天涯。

從地攤妹到億萬富翁
上世紀70年代末,17歲的周曉光為了生活踏上行商之路,在全國各地擺地攤做生意,賺成了「萬元戶」(上世紀80年代有錢人的代名詞)。
80年代中,頗有經商頭腦的周曉光在義烏第一代小商品市場買下一個攤位,成為最早一批在義烏擺攤設廠的人。
90年代中,周曉光夫妻倆拿出700萬元投資辦了新光飾品廠,很快以連續翻番的速度發展,成為國內飾品行業的龍頭企業。那時的周曉光在商界贏得「飾品女王」的稱號。
2004年,察覺到中國房市蘊藏的機遇,周曉光夫妻跨界房地產,並向多元化轉型。十年間新光發展為集實業、地產、投資、商貿等多元業務於一體的民營企業集團,總資產200多億。
2016年4月,新光控股集團借殼控股A股上市公司新光圓成,主營房地產和商業經營。
20年的時間,地攤妹逆襲成億萬富翁,證明了周曉光的商業能力。

首富變「首負」 舉債擴張惹的禍?
不過,高速發展在鋪就周曉光首富之路的同時,也將她推上了通向「首負」的快車道。
過去9年新光集團負債增長8倍。時至今日,新光已發展為總資產812億元,總負債469億,員工近萬名的民營巨頭。
周曉光奔首富的「騰飛之路」,帶有深深的時代烙印,或者說是中共特色——負債驅動式高速發展。
然而負債驅動的發展,並未帶來現金流和經營的改善。
2010年底新光集團貨幣資金與短期借款缺口約3.6億元,到2018年上半年這一缺口已擴大到57億元以上、增幅近15倍,遠超資產擴張的速度。
即使是深陷流動性泥沼,新光還在擴張。就在今年7月份,帳上只有2億資金的新光圓成(新光旗下上市公司),還準備花80億~100億元,收購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傳動。
新光的舉債擴張不但埋下資金鏈斷裂的「地雷」,也打破了周曉光從首富到「首負」的間隔。
成也債,敗也債。從首富到「首負」,真的只有咫尺之隔。

民企向政府求救?
新光集團的「騰飛」,或者說周曉光的首富之路,與中共用債務刺激經濟的發展路線十分相似。
2010年以來,新光集團總資產增長近6倍,負債增加近8倍,期間經歷的三輪資產、負債擴張,時間上與中國房市/房價的幾次大漲,也高度吻合。
近年來中共開始去槓桿、去產能,降低政府和企業(主要是國企)的債務風險,政策急轉之下,債務經濟模式也遭遇急剎車。
而高負債撐起來的民營企業,很難抵擋住政府去槓桿的重拳。
隨著貸款被收緊、融資更困難,再加上稅收、環保、社保等層出不窮的新政策,民企紛紛倒下。即使是新光集團這種地方上的明星企業也難逃厄運。
尤其是房市被政府強加越來越嚴厲的調控後,主營地產的新光圓成2017年營收暴跌17.3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淨流也驟減。新光集團自此掉入流動性陷阱。
實際上周曉光的債務危機去年就已經爆發,但通過變賣地產項目暫時渡過難關。
今年新光集團計劃繼續出售包括酒店、物業、股權在內的各項資產,以保證債券的兌付。
同時,周曉光還計劃讓自己起家的新光飾品也上市招股融資。
只不過,遠水解不了近渴,逾百億的短期負債成為新光集團難以逾越的債務大山。
新光集團把救命希望放在了政府身上,據傳已向省市政府求援。
新光發言人徐軍向「e公司」證實確實正在爭取政府的支持,「不過目前政府尚未回應」。
新光積極向政府呼救,從側面透露出中國民營企業在夾縫中求生存的艱難。
例如新光集團雖然是民企,卻也不得不「向黨靠攏」,是當地所謂民企黨建工作的旗幟。
新光作為浙江義烏市的明星企業,多年來給政府提供了巨額稅收,解決了大量就業,又向黨表了「忠心」。
現在新光遭遇危機了,以為能夠稍稍獲得政府(黨)的一點支援。
然而現實並不樂觀。
據UN財經了解,義烏市宣傳部門對新光求救的傳聞,不承認也不否認,僅回覆說「爭取省統籌」。
而《證券時報》報道說,消息人士表示,「新光集團的求救呼聲都過去這麼多天了,但政府至今還沒有下文。政府的態度,似乎已經給出了答案。」

民企路在何方:羊羔在狼群中尋出路
新光集團的發展可謂是中共債務經濟的一個縮影。
如今中共為降低政府和國企債務風險、而政策大變臉,從債務驅動翻臉為去槓桿等緊縮政策,結果在銀行、稅收等各方面都處劣勢的民營企業,立即就面臨生存危機——資金斷鏈。
距離新光所在義烏市僅百餘公里的上市民企金盾,老闆今年1月跳樓。
上市民營房企中弘老闆7月份跑路。
他們只不過是被中共政策劇變的浪潮、先行吞噬的犧牲品。中國經濟,風波正在起時。
中共黨魁9月27日的最新表態:「繼續做強做優做大國企」,以及「毫不動搖地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引導、保護民營經濟發展」,幾乎點破了中共政策迷霧背後的秘密——國企、公有經濟才是中共的命脈和輸血管;民企也是需要的,只不過是補充公有經濟的養料,就像被狼群圈養的羔羊。
周曉光從女首富變「首負」的經歷,也如同民營企業在中共體制下所走過的風雨路:歷經千辛萬苦,在被政府嚴重扭曲的市場趨勢與中共翻雲覆雨的政策變臉中,艱難求生,頑強成長,卻不知黑暗的前方,何處是懸崖。
何堅報道

來源轉自:
【2018年09月01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 共產黨必亡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