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旺角事件加劇香港危機


梁左土共竟然以中共亂港的六七暴動與旺角抗爭事件雙題並論,致令初一旺角事件的發生,整個社會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
旺角事件無關社會問題?
今年春節,香港新年氣氛壓抑低沉,除了物價高漲、市場蕭條,市民生活水平普遍降低、人心不暢之外,伴隨著年初一旺角騷亂事件的發生,整個社會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未到年初十,即接二連三傳出壞消息,首先是香港地政總署拍賣新界一幅住宅用地,以不足兩萬港元的樓板價成交,這異乎尋常、較之大陸一些市區還低的成交價震驚了業界,香港地價暴跌近百分之七十,只剩至內地二線城市水平!導致房價也接連跳水,地產業股價暴跌。與此同時,在香港起家、過半利潤來自香港的滙豐銀行在新年期間宣佈放棄總部遷往香港的計劃,將總部留在倫敦,並傳出香港近來的政治局勢變壞亦為其中考慮因素。消息說,該行對於香港是否適合作為一家思想獨立的全球領軍性金融機構的總部所在地存在懷疑。
面對這樣的形勢,北京和梁振英政府本該引起警惕深思,反省檢討一下施政方面出了什麼問題,作為管治者應負什麼責任。尤其是旺角之亂的直接原因乃由無牌小販擺賣引起。無牌小販的增加,反映的是民生的艱難。事件發生後,梁振英被問及政府是否對民怨視而不見,他竟答道:「不應該把一些極端的訴求放大到認為是全社會的問題」。

小販自食其力何堪打壓
如果不是就業困難,生活逼人,誰願大除夕冒著冷風寒雨,辛苦冒險在街頭擺賣做走鬼生意?!很多先進國家地區都將小販政策納入經濟、旅遊及就業政策一同處理,以應付物價過高、就業困難、扶貧等社會問題。特區政府在九七後除停發流動和固定小販牌照,食環署多年來更投入巨大財力物力打壓小販,不分日夜的強力監控小販。回歸後,曾先後發生過二○○三年,深水涉賣玉石老人不忿被小販管理隊檢控自焚、○六年天水圍小販因走鬼而遇溺枉死、○七年深水埗七十二歲老婦被販管隊追捕受傷、○七年長沙灣食環處人員追捕小販彭東尼致其被車輛嚴重撞傷……等一系列悲慘事件。二○一四年,被法庭定罪的無牌小販個案有二萬八千二百零六宗,不少人被多次重複檢控。致使至去年,全港持牌小販僅餘約六千三百名。數年來,政府對小販管理工作的開支也逐年大幅增加。目前全港無牌小販僅剩一千九百人左右,而小販管理隊編制卻有二千二百一十人!小販和市集本來就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原型,街頭擺賣在台灣、新加坡都以疏導為主,節慶假日則更寬鬆包容地人性化處理。一個自詡世界最自由經濟體的地方,在民生困苦情勢下,竟然對自食其力的小販諸般剿殺!振興經濟、促進和諧從何談起!
何況,每逢農曆新年期間,因多數食肆節慶休市,市民對熟食小販有一定需求,傳統上旺角、深水埗一帶都會有大批熟食小販在街頭擺檔,形成與年宵花市一般熱鬧的夜市。這些都是民情民生所需。多給人民一些歡樂喜慶和自由,是構建融和太平社會的必需。對待新春夜市,政府的做法應該是疏導和管理,而不是如臨大敵,以數十人的小販隊強行封檔、拉人、罰款,弄得怨聲載道。

彰顯青年不滿的社會問題
古今中外,街頭小販從來都被視為弱勢社群,在遭到執法者過分打壓的時候,往往會取得社會輿論的同情。台灣「二二八事件」,其導火線就是外省警官緝查私煙小販引發的血案。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也是由一名青年蔬果小販被沒收攤車自焚抗議身亡而起。當晚旺角現場,食環處職員在掃蕩過程中,難免受到抵制而與小販發生衝突,唯有向警方求助。港警用胡椒噴霧及警棍驅散人群,以致有記者及路人亦被警棍毆傷。警察甚至在六七年左派暴動後近半個世紀以來,首次在群眾示威中向天開槍。
有報道指在旺角支持小販而與警察對峙者多為失業青年。其實,這恰恰彰顯今天香港青年出路狹窄、人生境遇不如意等深層次的社會問題。今天,香港只有不到兩成的中學生能成功升讀專上學院,碩士生學額近八成被中國大陸學生佔據,畢業生薪金低於二十年前的水平,年輕人失業率高,根本看不到未來。他們眼看著香港成了中共貪官的洗錢樂園,成為大陸人的購物中心,奶粉被搶,滿街都是水貨客……。被中共官員和紅頂商人抬成天價的樓房,使他們購不起居所成不起家,他們不明白為什麼香港回歸以後竟是這般的今不如昔。他們急切希望通過民主選舉改變社會現狀,並企盼以和平上街表達的方式引起管治者的重視。

暴力抗強權風險增加
旺角事件之後,本港非泛民政黨「新思維」就事件做了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百分之四十二點九的受訪者「體諒但不贊成」騷亂,與贊成「譴責」的百分之四十五點一相距相當接近,而「認同」者則有百分之十二。在對警方處理手法上,高達百分之四十五點六的受訪者認為警方過份暴力,百分之十一點四認為執法不力,而認為恰當者有百分之三十四。這個調查結果反映的民情與梁振英所謂「是暴徒製造的暴亂,與社會問題無關」這一結論相去甚遠,也反映了民心不可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其實,旺角騷亂非獨立的事件,而是社會矛盾和危機的又一次爆發表現。香港人在和平抗爭被粗暴阻滯之後,暴力抗拒強權統治的社會風險正在增加。
二月十四日,一批學者及專業人士發起聯署,要求政府就旺角騷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包括調查事件真相和衝突成因,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卻遭政府以警方進行刑事調查為由不接納建議。民眾懷疑政府隱瞞事件真相,否則,政府光明正大,民間有人願意站出來調查解民眾疑惑,將可證明政府鎮壓有理、治港有功,應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何必拒絕?!

來源轉自:
【2016年3月號 爭鳴總461期 艾江騰】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