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2 瀏覽數

梁振英政府,你們可聽到我們的心聲?


    從政府總部拖著疲憊的軀體回家,背著未悉的心中憂慮,睡了數小時,還是起來寫了此文;晨光曦微,天角已帶著微光,好像在告訴我們:「天亮了,新希望會到來嗎?」,天天如是的情景,何以今早特別傷懷?
    還記得昨天剛好休假,下午出們踫見鄰居,她問我是否上班去?我只輕拋一句:「到金鐘去」,大有男兒為國隻身赴戰場之慨。
    反對國民教育已是近期熱爆的爭議問題,更是蜚聲國際,聞名遐邇了,還有後續的新界東北割地計劃,一簽多行等等的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的「計時炸彈」,但礙於本人自己個人能力和時間所限,縱使自己聲嘶力竭地吶喊,總覺自己幫不上甚麼忙,也制止不了梁振英政府的暴政巨輪滾滾而下,彷彿香港這15年以來,中國共產黨的魔爪越來越近,現在差不多感覺到共產黨的鼻息幾近噴到臉上,那種無形壓力折騰了15載不言而寓,正是有:『別人笑我太偏激,我說他人看不穿』之嘆。
    學民思潮一班學生,一直無私的在燃燒著自己精力,仍無私的去與香港下一代爭取撤銷國民教育科,要梁振英政府撤回不硬推,但政府一班官員如教育局長吳克儉、林鄭、羅范等等,都有如投共鳥般對普羅市民的訴求則充耳不聞,你們何故突然愛國愛得那麼死去活來?是否中共拋擲金錢到來,你們就可把半生打做的誠信民望,就如此輕易便倒進金窩銀盆之中,而置香港人的後代於不顧?
    黃之鋒已表現出香港公民的應有態度,看他和一班同學,犧牲漫長的暑假,默默的到處去擺街站,爭支持,由當初一班不起眼的學生,後來更加入一眾義士幫忙,現在茁壯成勢,黃等一班同學還比年長一輩更成熟,更穩重,成了更加有公民意識的一群,梁振英你可感到汗顏?
    何以學民思潮一班學生要爭取知識教育的自由,拒絕洗腦教育,只做公民不做遊魂,而梁政府及一班無恥政棍卻要買「兇」(警員、維園阿伯)去強加留難?
    何以一所傳媒機構(ATV)姓雷的會一度在自己節目中刻意標籤香港只分兩派,分建設派和破壞派,而把學民和人民力量批為破壞派?這樣來說,你們的所謂建設派,是他們主使或收買了你們而泡製出這類偏頗抹黑的節目嗎?在選舉期間發佈這類節目,又是否有間接賄選之嫌呢?何以把學民思潮說是選舉棋子而受政黨利用,一再潑墨塗污,你們作傳媒的操守何在?
    梁政府何以還要一再向各校長施壓,要交出穿黑衣及縛黑絲帶的師生人數,製造白色恐怖,這行為是要宣示梁政府的權威嗎?香港的公義法理何在?政府不正是犯了恐嚇罪嗎?
    昨晚來看12萬人聚會,秩序依舊井然,同舟共濟,守望相助,各人只懷同一個目標,這不是港英政府一直教化感染出來的公民意識嗎?難道你梁振英是中共的YESMAN(屁蟲),你也要香港人全變做順民,變成機器,變做奴才嗎?先學胡適之先生有一段箴言:『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可以建造起來的。』慢慢細味先賢所說的話,要撤和不撤之理不辯自明了。
    經昨晚12萬人的聲音,如斯振聾發聵地傳來,你們可聽到我們的心聲?你們怎標榜「齊心」?你們怎去親民?而做成今日的局面,你們的智囊團隊沒有上班嗎?
    反對推行國民教育,反對新界東北割讓計劃!
———————————–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0
分類: 人文大薈堂,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i'm not a robots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