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0 瀏覽數

警隊沉淪如斯 怎不痛心疾首

         就佔中變成佔港一事,需問責落台的基本上三人,梁振英、警務署署長曾偉雄及保安局局長黎棟國。
         因中共人大落閘拍板單方面挑選2-3人,而由市民一人一票的假普選所謂政改,香港人未能見到真普選的曙光,自97年中共欽點董建華為首任特首,曾蔭權因董建華問責落台,而在蜀中無大將,冷手執個熱煎堆情況下為第二任特首的,再來是由唐英年、梁振英、何俊仁三選一,由人大投票,以689票當選為第三任特首,時光荏苒港人遭中共忽悠了17載之久;這次中共又猴戲換位,新瓶餿醬,還是中共挑,不由人大投,要市民來投的低能玩意,還說甚麼英國走156年的路,中共在香港17年已完成,聽者怎不笑破肚皮,連說的也忍不住竊竊暗笑,中共的低痞黨文化,在有國際都會之稱的香港面前表演它們自以為的開明進步看來,中共跟香港文化差距起碼還保留著15-20年過外,而與台灣比還差個25年以外了。

因落閘而激發香港全民抗爭
         中共於8月31日決宣佈落閘後,還一味在挑釁嘲諷泛民主派,港人到這時刻已逐漸醒覺,原來中共後面藏著的是背信棄義,吃裡扒外的一副嘴臉,故相繼群起發動抗爭,務去叫停那政而不改所謂政改方案要求要有香港自決的真普選。
         9月22日各大專院校及大學發動罷課一週,而蘊釀多時的和平佔領中環運動亦宣報隨時啟動。
         古語云:『國之將亡,必出妖孽!』此其時周融、林新強、葉劉淑儀、梁愛詩、范徐麗泰、劉夢熊、何君堯、吳克儉、李偲嫣、黃均瑜等及一眾建制保皇黨群起撻伐「佔領中環」,但以周融最為出位,先搞一個全「人」投票,口號是:『反佔中,反暴力,保普選。』,據聞有120萬個簽名被收集,簽名門檻是只要你是「人」和擁有本人身份證(任何國家)便可,大肆搜集個人資料,記者問及簽名人何以簽名,知否作甚麼的人,大多說支持佔中,甚或說不知道。
         鬧劇不止於此,8月17日梁振英扶植人曾慶紅的金主--貪官江澤民生日,群妖為與魔王賀壽,梁振英親署發動一名為:『反佔中,反暴力』大遊行鬧劇,順道搞亂香港;在大陸鄉鎮騙大陸人到香港工作(遊行),不惜花2億去糾集鄉夫土勇及香港地下共產黨成員等去「遊行」,但大量「示威者」收過禮或錢後均遁竄無蹤齷齪不堪,記者走訪「示威者」問他們示威甚麼?有說:『我也不了解,村長叫我來我就來!』,有說:『鳩烏(購物)。』不一而足,皆答非所問。
         鬧劇一不離二,二不離三,周融被揭派錢找大陸人到香港示威後,龜縮一段時間又來擔演第三齣鬧劇,就是搞一個名為:『救救孩子舉報熱線』以針對學生罷課,竟以土共文革的方式,籲同學及家長舉報罷課的兒子或同學,並用左王程介南的辦事處電話(2949 3193)作熱線高調推行,但啟動半天收到很多外賣電話、收數電話、聊天電話、惡搞電話、令熱線崩潰,遂在第二天佯稱電話線遭破壞,考慮報警及即時無限期暫停該熱線。
         期間中共江派張德江、張曉明及李飛等烏合之眾與泛民主派商討時,張曉明更放闕詞:『你們泛民今時今日還能存在,可見中央的寬大包容了。』可見中共對其承諾的基本法之的污衊無視,更對泛民主派極盡揶揄及挑釁之能事。

學子想說理 警粗暴清場 佔中啟動
         9月22日罷課日開始,眾妖孽仍不段想方設法叫停,到9月27日當日學民學聯呼籲梁振英出來對話,並聲明如凌晨前不見人,便到政府總部找他。
         當日限時已過,學民黃之鋒及學聯周永康等學運領袖到場,並要進入政總中間看台,60多位市及學生進入想重奪公民廣場,黃之鋒遭警員拘捕並帶走,60多人到廣場後遭警員非法禁錮在廣場中央,不准離開,有女生要求如廁,警員只管看守不准離開,大小二便需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而政總外市民及學生開始鼓譟並要求放人,黃之鋒則帶署後不准保釋,接著警方暴力清場,不論男女均拳打腳踢,又拖又撞有如瘋子失控,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庭見警方如斯對待學生,便於9.28凌晨啟動佔中抗爭行動。

曾偉雄邀功梁振英 錯判形勢
         觀察現今警務署長曾偉雄其人,八個字可形容:「無德無智,唯命是從」,由李克強訪港的部署及應變能力之低,可謂:警界奇葩;他的「影子論」聞名遐邇,死不認錯,更向記者說:『事情再說無意思,認錯是天方夜譚。』他擁有那種死要面子,無管理人氣量而陰險的性格,他又認為他是警察,需服從上司命令,所以,他當個普通警員尚可叫稱職,但當起警務署長則處處敗北, 試想想香港警隊操在這類人手上,怎不沉淪?
         古云:要知該仗贏定輸,先看將軍面,警隊有他這無德無智唯命是從的人作將帥,怎不令警隊處處灰頭土臉,尊嚴盡失?
         9月28日當天他又掛帥印任總指揮,為要顯功績,故一開始已落ORDER,警員可放盡來做,那意味著警員使用武力權限加大,務必一出即可把「佔中」壓下來,好在10.1可繼續「匪慶」立大功。
         在當日中午,示威人潮只得1萬人左右,以他性格必會輕視這微末人數,認為警力應付卓卓有餘,期間梁振英又出來挑釁市民,以為以曾偉雄足以保護到他及壓下佔中,但曾偉雄掉以輕心而錯失擺平示威機會,梁振英發話後示威人潮迅速曾至4-5萬人,並在零星地方市民與警員發生衝突,基本上示威者皆和平以待,但警員已開始就因動武權力加大,而到處挑釁佔中人士,更有警員在社交網站發誑言:『我拳頭已「硬晒」,要以200%力打暴動。』


         但因人數越來越多,警員開始在對峙排與示威者搶雨傘並噴射大劑量胡椒噴霧,更有警員噴完一名示威者後,該示威者負傷轉頭離開,警員又拍拍他肩膞,那人再度轉身剎那,警員竟又再在那人臉上近距離再噴胡椒噴霧,簡直寓工作於娛樂,這教人怎去尊重警察?

催淚彈打出在人群中落下,市民亂竄逃避催淚煙。

警員及防暴隊進駐現場,有警員持棍追打市民,令整個中環硝煙遍地。

9月28日現場留下的催淚彈殼。

         到約六時,轟然第一槍催淚彈打出在人群中落下,市民亂竄逃避催淚煙,幾至發生人踏人慘劇。在電視面前看佔中直播的市民皆譁然,霎時間原本不去佔中的市民皆義憤填胸,大批市民趕赴金鐘地鐵站出添美道,地鐵金鐘站卻遭警方封鎖,市民皆在灣仔站離開,徒步到金鐘去;警方徵用一列地鐵載大批警員到金鐘增援,因已開第一槍,故警員也只好繼續零星施放催淚彈,一方面將中環示威者趕落金鐘方向,而灣仔方向則趕示威者向中環形成大批示威人潮聚集起來,警員見情況心知不妙,便召更多警員及防暴隊進駐現場,有警員持棍追打市民,令整個中環硝煙遍地。

有警員持棍追打市民。

         本人也曾在社交網站說:警方開第一槍已註定他們輸了。
         催淚彈落下人群,人群散到其他街道,不久又聚集在一起,金鐘一帶開始發展為游擊戰區,因指揮判斷錯誤,挑起市民原本已對警隊不滿的情緒,人潮更增加到7萬多人以上,繼而演變成中環、銅鑼灣、旺角多區佔領局面,情況一發不可收拾;及後,9月29日凌晨梁振英面色死灰,表情怪怪的讀出來疑似新華社稿件,語調顯然與早前意氣風發截然不同,據聞是北京厲言斥罵其做法,陸續防暴隊等武裝人員更逐漸撤離,但佔中已演變成港人自發佔領,人人也是領袖,而警隊已如洩氣皮球一闕不振了。

沆瀣一氣
         當人生活得精彩滿意時候,要過渡到一個日漸差劣的環境,香港人生活在自由自在環境生活大半生,要重新適應中共差劣不文明無文化的作風,心內已鬱悶不堪了,現今覺得中共已令港人忍無可忍,自上而下那股奴氣充斥政府,香港政府成了弱勢政府,官員沆瀣一氣,大家鬥廢,香港還會有進步嗎?若你嚴刑拷打本人,本人也會說不會!
         因警員是職業一種,第一大前提是服從上級命令,而警務署長為這種職業的另一類,需要有判斷能力及果斷判辨是非黑白的君子去領導一整個警隊,警隊榮辱均綑綁著警隊最高領導人,鑑於警隊服從的特性,根本不可能從警員群中升任署長去當警隊領導人,當帶著這種特性當署長的話,便與果斷及人性脫鉤,那警隊便成為一隊唯命是從,不判斷好醜而進退失據的警隊了。
         是次武力鎮壓,因不判斷和了解人性,反而聽命梁振英去說怎辦就怎辦,警隊成了保護主人的狼狗,當警員上到示威現場,在面具背後只是冷冷的臉孔,警員均以上級指令為指引,一切人性及同理心也暫拋諸腦後成為了一部機器,人人均別無他選,所以警員大都雙重性格,「亦正亦邪」是大多數警員的職業病。這和共產黨的黨性甚相似。
         英治時期的香港警隊皆為赫赫有名的正義之師,但一旦易手後便日漸沉淪不振,教警隊怎有士氣和助人情緒?土生土長香港人一直注意警隊的演變,由壞至好當然欣慰,因警員薪金是港人血汗錢去給予,而由好變壞,薪金依然是港人血汗錢去給予,養狼狗咬心口,怎不痛心疾首?
         所以,市民與警員有衝突時,均與他們本人無關,只是職業所迫,對錯皆其上級曾偉雄所使然,但那類寓工作於娛樂,玩人以娛,掟催淚彈也相互叫好的警察不值得體諒。

———————————–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0
fb-share-icon20
Tweet 20
fb-share-icon20
分類: 吾知吾見,標籤: ,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i'm not a robots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