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8 瀏覽數

中國崛起已經見頂(文/裴敏欣)

•2008年,北京奧運會象徵性地標註著中國實力的頂峰。從此以後就開始走下坡路。經濟方面,人口老齡化和環境惡化。是中國的短期憂慮;國家資本主義制度則是中國經濟增長的長期阻礙。政治方面。對中共政治壟斷的反對將會直線上升。同時,中國良性的外部環境也開始惡化。分析顯示,在一黨統治下中國實力的增長已經見頂。
    如果追溯大國的興衰是棘手的,那麼明確指出一個正在崛起大國的頂峰幾乎是絕不可能。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就是衡量大國的標準。我們應該看一個國家的經濟規模或財富的水準嗎?我們應該考慮它的增長勢頭和可持續性嗎?任何國家的權力都是相對於其潛在的敵人而言的,那麼在計算權力時,外部環境也是一個包括在內的合理考量嗎?
    當我們面對著一個重要的現實世界問題的時候,以上這些問題應當考慮:中國的崛起是否已經見頂?
    如果幾年前有人問這個問題,他大概曾引起哄堂大笑。那時,在傳統的智慧看來,中國的崛起肯定將繼續下去。但今天,每個人都在深思。
    是什麼發生了改變?幾乎一切都變了。

2008年奧運會,姚明
    如果必須要有一個立場,認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象徵性地標誌著中國實力的頂峰也許是合理的。從這以後一切就開始走下坡路。捲入全球經濟危機後,中國經濟再也沒有完全恢復元氣。可以肯定的是,北京2008-2009年的刺激方案在赤字支出和信貸激增的推動下,成功地避免了衰退,並且促進2010年再度實現經濟的兩位數增長。有一陣子,北京保持經濟高速增長的能力贏得了全世界的讚譽,這是它強有力的領導和恢復能力的標誌。鮮為人知的是,中國為一個誤導和浪費的刺激計劃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大部分的經濟刺激計劃,大約1.5萬億美元(其中三分之二來自國有銀行貸款)都被浪費在固定資產投資上,如基礎設施、工廠和商業房地產。結果,許多這樣的專案在經濟上不可行,他將使銀行系統的不良貸款堆積如山。房地產泡沫依然保持著泡沫。宏觀經濟在投資和家庭消費之間的不平衡幾乎沒有改善。今天,中國的經濟決策者正在努力恢復經濟增長。地方政府債務,隱藏在銀行系統背後的大量不良貸款,外部需求乏力,投資回報的減少,這一系列的結合使北京不能再使用同樣的舊經濟方案來點燃經濟。
    短期的困難是北京最大的憂慮。在未來十年裏,許多在過去二十年裏已經推動中國經濟兩位元數增長的結構性有利因素將會消失。第一個是人口。根據蘭德的研究,中國勞動人口的比例在2011年到達頂峰,在2012年已經開始下降。與此同時,老年人的人口比例開始快速上升。2010年65歲及以上人口佔總人口的8.6%。到2025年,這個數字可能為14.3%。人口老齡化將會增加勞動力成本,減少儲蓄和投資,使醫療和養老金成本膨脹--從而減緩經濟增長。
    另一個困難的障礙是環境惡化。北京為了快速增長而忽略了環境保護。但在經濟上和政治上環境惡化的成本都已經變得無法承受。當前,水和空氣污染造成75萬人過早死亡,約佔GDP的8%。中國長期遭受折磨的人口終於開始為他們的環境權益而積極戰鬥。僅在今年,在中國的兩個城市,大規模抗議活動迫使政府取消了建造工廠的計劃,那些計劃將威脅到居民的健康和生命。未來十年,環境惡化和全球變暖的雙重影響將會進一步拖累中國經濟增長。
    對中國增長最嚴重的長期阻礙是其國家資本主義制度。在過去的10年裏,北京已經在很大程度上逆轉市場化改革,並開始斷然走上中央集權經濟的發展道路。因此,國有企業在經濟上獲得了巨大的影響力,並且享受壟斷特權。金融體系支持這樣以犧牲私人企業家為代價的公司。家庭收入佔GDP的43%,還太低以至於無法支援更高的消費,而消費是使中國經濟再平衡和為未來增長提供來源的關鍵因素。根據一個有影響力的世界銀行的研究,沒有系統性的改革,經濟增長在未來二十年裏將遠低於每年7%。但是改革國家資本主義在政治上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將破壞共產黨統治的根基。
    在政治方面,未來十年對黨的政治壟斷的反對將會上升。中國公民已經更加直言不諱並且願意挑戰黨的權威。儘管當局在審查方面投入鉅資,它現在甚至承認互聯網賦予普通中國人一個強有力的集體聲音,形成公共意見。範圍廣泛的一系列政策如獨生子女政策、預算的透明度、教育和醫療政策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正在受到挑戰。在這些發展背後,是當前政權合法性的重大危機。
    至於統治精英階層,他們的團結不再是被想當然。薄熙來事件揭示了最高層政權的分裂。更糟的是,某種意義上的政冶隱患和方向的喪失如今在黨內蔓延。評多黨內精英現在意識到該政權最好的日子很可能已經過去,如果沒有根本的政治改革,它將不能再堅持下去了。
    從外部來看,中國良性的外部環境開始惡化。由於領土爭端,它與很多鄰國的關係已經變得更有爭議。主要的交易夥伴對中國的重商主義政策已失去了耐心。至關重要的中美關係正在變得更有競爭性。由於意識形態的衝突、地緣政治的競爭和戰略的不信任,中美關係在重大問題上的分歧擴大。隨著世界各國紛紛為他們自己的利益對中國影響力提高警惕並開始反擊,北京在擴大其經濟立足點和保障市場和資源的獲得上不再隨心所欲。
    本分析揭示了在一黨統治下中國實力的增長已經見頂。這個誘人的威權國家--資本主義發展模式可能在後天安門時代創造了一個經濟奇蹟。但實際上這個模式已經失去了它的魔力,即使不是徹底破產的話。然而,中國的未來並非一定是慘淡的。這種分析的正面是,有了正確的改革,尤其是返回到親市場的增長戰略,過渡到民主統治,中國可以輕鬆的面對這些國內外挑戰。
    一個更加自由的以市場為基礎的經濟體系比國家資本主義會更有效、更公平地利用資源。民主改革將給政權的國內合法性帶來基礎性的來源。在國外也有助於減少仇恨和不信任。中國將有很好的機會奠定一個21世紀的超級大國的經濟和政治基礎。如果這真的發生,中國最好的日子即將到來,而不是輝煌不再。
(原載《外交學者》作者是美籍華人,專長是中國政治經濟、中美關係及發展中國家的民主化,目前擔任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文作者裴敏欣
摘錄自:新維月刊(九月號)

本篇發表於 各界高評闊論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中國崛起已經見頂(文/裴敏欣) 有 3 則回應

  1. www.356688.com 說道:

    我的博客写了几天就散伙了,实在没什么好写的,看了你的博客才知道,我只是个打酱油滴!

  2. 笑话据点 說道:

    多更新,要不然还以为您老人家去保卫钓鱼岛了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